塔酱

水精(1)

 灵感来源于高三时做的一篇文言文,当时一看到就觉得这设定好适合写点脆皮鸭文学啊,然后拖了一年才动笔orz

渣文笔

可能是个坑

以下正文



崔公子走在大街上,觉得甚是无趣,市场上的人吵吵闹闹,惹得人心生怨气。“哎呦”,不知哪个草民不知好歹的撞到了我们京城四公子中颜值最高的崔大公子——崔胜铉,崔公子睁开大眼,暗暗骂了娘,这可不是别人撞他,是他撞上了人群,好大一坨人,围成一个圈,堵在街口。切,能有什么好看的?崔公子不屑地想,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拨开人群。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啊!只见一个少年,浑身赤裸地坐在一口大缸中,眼球呲溜溜的打转,看着这一堆人。那皮肤或许是长期泡水的缘故,白晰,通透如水。“公子,这不是一般人,这是我今早在水里抓到的水精,百年难遇,善游泳、潜水,潜水时间可以持续6小时。现在只要998,还不快点带回家!”崔公子作为一代才子,哪能上这种当呢!他甩甩袖子,轻哼以示鄙夷,扭头就走,还没走几步,他又想起那浑身赤裸的水精和他那白到灼眼的皮肤,最后还是以有伤风化的理由买下了他。

     崔公子将这妖精带回家中后,崔公子瞧了瞧那人的小身板,找出了自己最小的的衣服给他套上,还是大了。那小精的双手藏在宽大的袖口里,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身体在发颤,却任由崔胜铉摆弄。崔胜铉在替他更衣的时候才发现这小妖精满手都是伤,想必是今早被那无良商贩抓捕时挣扎反抗所致。细嫩的肌肤上布着泛红的痂,一条条肿起。崔胜铉叹了口气,又好心的取来了药,拉过他的手,给他上药。小妖精还在颤着,崔胜铉看他可怜,轻声安慰:擦了药就不疼了,乖。小妖精愣了愣,随即用力点了点头。啊,真是太乖了,崔胜铉想着,摸了摸小精略有些长的黑发。

从那以后,这小妖精就只跟着崔公子,只听崔公子的话。

买下这小精快半个月,崔公子才想起来要给他取个名,他思来想去,动用了他所有的文采,思前想后,还是想不出最适合的名字,最后,崔公子把他所有喜欢的的字写在一张张纸条上,抽出哪张就哪张,这才定下来小精的名字,志龙。



碎碎念

发现自己多了一个粉丝,グッ!(๑•̀ㅂ•́)و✧
我真的好激动,对于一个关注基数是1的小渣渣(也就是我),这简直就是人生的一大步!
一个只写了两篇文的废材大学生,居然得到了别人的关注!人间值得!
等我考完期末考,我一定会更新的!(flag)
不会辜负关注我的小天使!(自己瞎jb振奋)

TG小段子

纯属脑洞
看到那个新闻想到的
甜一下自己
如果有误,求轻喷
渣文笔,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来那个意思( •̥́ ˍ •̀ू )

崔胜铉叹了口气,快步走进了医院的电梯。

接到入伍通知时,就说了让他等脚伤好了再入伍,可小孩赖在他怀里,嘟囔着,“收到了通知了不是,怎么不去”,“你这脚踝,去了能跑能跳吗?有伤不去,正当理由,他们还能怎么你了?”“外头都看着我呢,我要是再不进去,等着被骂么”,小孩嘟着嘴,“再说了,我这不是快好了嘛,能跑能跳了,哥,你别担心啦。”    

崔胜铉想着,又叹了口气,好个屁,这不又折腾进医院了。他也知道,小孩这么急的入伍,也是想着早点出来,小孩嘴上不说,心里打的什么小算盘,他都知道,小孩这是想着早些出来,巴不得和他哥一起退伍才好呢。

崔胜铉风风火火地闯进病房,他家小孩正躺着玩手机呢,一只脚裹着石膏,露出小脚丫,看见他心心念念的哥来了,扔了手机,一下从床上弹起来,张开双手要抱抱,“哥~”,拖着粘粘的长音,扯出了些许哭腔,说着,眼睛里就盈满了水。崔胜铉看见自家宝贝这副可怜样,还能怎么办呢,只能走上去给他一个抱抱,小孩不肯撒手,揪着他后腰的衣角,小脑袋靠着他。“早就跟你说了别去吧,你看这下好了,你这脚我看迟早被你折腾废。”“哥,我想你了。”崔胜铉还想数落几句,全被噎着了,说不出话来了,他拍拍小孩的背,“傻瓜,我也是。”

当他收到小孩去了医院的消息的时候,他又生气又担心,他不敢说他还有点开心,因为能看见小孩了,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他打了自己一下,那也不能用他宝贝的脚来换这次见面。

“哥,医生说我起码得休息一个月”,小孩看着他,小孩扳着手指,数着他们能待一块的日子,笑嘻嘻的一脸傻样,“别傻,你还得手术,到时候难受死你,高兴个什么劲,你就气我吧。这次给我医好了再进去!”

你们的爱情


初见,我们都是少年。

还没到怀念的年纪,最近却总是想起年少时的的你。记忆中瘦瘦白白的你,总是带着人畜无害的笑,一口白牙晃呀晃,点亮了我的世界,也点亮了他的世界。我羡慕你的童颜,即使现在而立之年,看上去仍是长不大的孩子。我曾对你提起我的倾羡,你一笑了之。而后我才发现最显年轻的你却比我们都早一步成年,脱离了稚气。如今我常为你不时显露的憔悴而痛心。我知道这是为了谁。

相识时,你和他便走得近,我只当你们是亲密的好友罢了。后来看到你们在海边自然的拥吻,我把你拉到一边,揶揄你连朋友都要下手,你却一脸认真地说你们从来不是朋友,你们可以是陌生人,可以是恋人,甚至可以是对手,但绝不能当朋友。那一刻,我看见了你眼中闪过的我无法理解的东西,后来我明白了那叫心酸。

我见证了你们的轰轰烈烈、刻骨铭心。也了解你们的相知相惜。我看见在粉红色的晚霞下,他牵住你的手走过一条条大街,因为你说你最爱海子那句“你来人间一趟,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你们都称对方为第二个自己,你们性格迥异,却志趣相投,他在给你的信中写“你是我完全珍贵的存在,没有人能比你更了解我”,后来在你们吵架时,这封信再被你加上一句“所以没有人能如你一般轻易地伤害我”后又寄回给了他。直到现在我都认为世上不再会有另一对恋人比你们还要相配。

再后来,他对你说“我爱你,但我不能把自己完全给你。”你二话不说,替他收拾好了行李,特意买了五大包他最爱的羊羹塞进他的背包,然后送他走。却在关上门后,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哭了一天一夜。又在第二天冲完澡后,你装作若无其事的开始一个人的生活。我之后问你为何不做挽留,你说你早已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如他所言,你了解他甚于了解你自己,你知道他的梦想有多大;你知道他的烦恼很多,即使是当你们在一起时;你知道他是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是个长不大、更不想长大的孩子。你说他不属于这个世界,总有一天会离开你去寻找他的世界。

你很快恢复成了那个爱笑的你,只是瘦,更瘦。你的生活如往常一样,仿佛不曾有人踏进,只是我知道你在深夜的叹息,也知道你衣橱里扔挂着他未拿走的每一件衬衫,茶几上永远摆放着你并不爱吃的羊羹。我为此曾问你是否后悔,你摇摇头,无论是遇见还是放手,你都心甘情愿,你说你们都是真心的。我也相信即使是选择离你而去的他仍然在爱着你。

一次醉酒后你一边举着酒瓶,一边叫嚷着:“我没在等,我没有”,我扶起趴在桌子上的你,我听见你低语,“只是找不到更爱的人。”